聖基爾帕辛經常寫許多美麗的詩篇用來表示對巴巴薩望辛的愛

不論祂看見什麼,不論祂目睹了什麼,祂都用詩的形式寫下來,泰吉常常唱出這些詩篇,而巴巴薩望辛很喜歡聽。

有一次,巴巴薩望辛洗完澡正用毛巾擦著嘴,聖基爾帕辛立即感受到:「即使我和師父在一起,我們仍然留有一小段距離;而那些毛巾卻非常幸運,因為他們和師父的身體十分的親近,所以那些毛巾比我還幸運,假如師父把我也做成一條讓祂擦臉的毛巾那有多美妙哇!」

祂回去寫了一首很美的詩篇讚美祂的師父,而且讚美毛巾。泰吉知道了,就把那首詩拿去給巴巴薩望辛,巴巴薩望辛說:「我想今天妳帶來了一件很美的東西 給我。」泰吉說:「師父,我在想,假如您想聽這首詩歌,你一定要給我一些東西,不過,我也會回送一些東西給您。」她拿了一打新毛巾帶在身邊,然後她唱了有 關師父與毛巾結合的歌 - 那些毛巾多麼幸運,因為他們是那麼的親近明師力量。當她唱這首詩的時候,巴巴薩望辛非常的高興,祂說:「妳想要什麼?」她向巴巴薩望辛說:「請給我所有那 些毛巾,而收下這些新毛巾。」然後她就把師父浴室中的毛巾通通拿回去給聖基爾帕辛,她說:「好,現在你想要的都在這兒了。」

聖基爾帕辛剛好去到阿姆里察,大家都期待師父(薩望辛)到那邊,我們所有人都坐著等待師父的到達,然後消息傳來,師父不來了,大家都很沮喪,有些人就散去 了,而聖基爾帕辛留在那兒,祂寫了一首詩:「我愛的人一定會來!我一定會親眼看見祂!」祂發瘋似的四處打轉;過了約一個小時,師父就到達了那兒。在一次旅 途中這首詩被唱了出來,聖基爾帕辛表示:「愛是一種很強的力量,就像一片玻璃無法顯現你的臉,除非你在它後面放個東西,同樣的,愛在後面發亮反映出內邊的 師父 - 在你內邊的上帝。」

 

巴巴薩望辛想向基爾帕辛表示祂真正的愛

有一天,巴巴薩望辛說:「嗯,我想要去個地方,想和我一起去的人可以來。」他們都和祂一起去,那些人都是誰呢?就是想要從祂那邊繼承明師頭銜的人, 以及想從祂那邊得到所有每樣東西的人,他們想支配所有那些東西,而那些東西都是師父(薩望辛)一向都不想要的,所以他們在那邊造成了一種地位與範圍。他們 非常高興和巴巴薩望辛一起去。在路途當中巴巴薩望辛說:「有種非常濃厚的香味讓我感覺很陶醉,香味是從那邊來的,你們也有聞到嗎?」他們說!「沒有,師 父,我們一點都沒有聞到。」不久之後,師父又問:「我想香味這麼濃,你們應該聞到一點了吧!」他們回答說:「沒有,師父,沒有香味,我們沒有聞到那樣令人 陶醉的香味。我們只有感覺到您的存在,那對我們而言就是一種祝福了。」巴巴薩望辛繼續走,最後他們走到畢斯火車站,那邊已經做了一些可以坐下來的安排,師 父在等待誰呢?在等待祂所愛的人。聖基爾帕辛正搭著火車來畢斯,而巴巴薩望辛想直接在火車站和祂見面。這是明師和徒弟之間的愛 – 祂在火車站等待祂的徒弟。

沒有人知道(這件事的意義),因為那是他們生命中第一次見到這項奇蹟的機會,對他們來說一位明師會去火車站接祂的徒弟就是一項奇蹟。事實上,巴巴薩 望辛甚至一點空閒也沒有,整個道場一直都是滿滿的徒弟 – 許多人來自國外與印度各地。師父停下所有的工作去到火車站只是去顯示祂對聖基爾帕辛的愛與情感,真是一件美妙的事。

當他們坐在那兒時,巴巴薩望辛說:「現在這整個場所都充滿香味,有那麼多的振動,那麼的令人陶醉,你們沒有感覺到嗎?也許,你們現在感受到了吧?」 他們全都非常驚訝師父一直說出那些話來,那些話都是祂在一路上一直重複說的。「這種令人陶醉的東西是什麼?發生什麼事?巴巴薩望辛想告訴我們什麼?師父想 進一步給我們什麼功課?祂帶我們到這兒有一個特殊的目的。」但是沒有一個人知道誰會來,誰正熱烈的渴望著祂。當火車接近時,巴巴薩望辛站了起來說:「嗯, 當他快要看見我的時候,他會從火車裡跳出來。」所以,巴巴薩望辛舉起手,大叫:「基爾帕辛,等等,不要跳!」正巧火車剛剛好停在巴巴薩望辛站著的地方,然 後祂擁抱著聖基爾帕辛。

後來巴巴薩望辛表示,當徒弟來到師父身邊,而徒弟變得有接納性的時候,他就會聞到來自師父的香味,而且振動整個大氣;這種芬芳已經存在身體裡面,而 且一直運作著,如果我們變得有接納性就能聞到。祂說:「當一位真正的徒弟開始與師父會面時,師父也會體驗到同樣的東西,祂也會聞到來自祂徒弟的香味。」

赫爾巴絳辛

 

聖基爾帕辛的師父委任祂許多職責

每一個人都因為祂的存在而受益,但是在薩桑裡面也產生了對立,聖基爾帕辛敘述了經過:

師父在祂在世期間有一次命我在月聚會中爲大約250人印心,那些追逐明師頭銜的人開始緊張起來:「將要發生事情了,所有的事情都在我們的手中化為烏 有了。」他們組成團體,擴展大量的宣傳活動對付我,用文字、透過信件等等的做法,我對我的自我真實,師父已經命令我做那個工作了,在薩桑中給予談話,照料 窮人、病患、貧困者以及每一個人,甚至我下班以後,我還經常照顧病患到晚上八、九點,或更晚。

師父已經命令我去做了,而那些關心的團體所寫的關於我的文字,開始用所有不同鄉鎮的語言發展開來,寫的都是一樣相關的主題:「他就是這樣的人;他就是這樣的人;他就是這樣的人。」師父也知道所有的那些字眼,四處都有大量的文宣。

我的師父在我去看祂的時候曾經常常問我:「嗯,過來,請說些事情。」我做什麼呢?祂就坐在那兒,叫我坐到祂的旁邊,就像父子或師生一樣,我都會從心 底向祂說話 – 我會用一種心對心的、真誠的方式向祂打開心胸 – 人家都很沉浸在裡頭,非常喜歡,但是,那些團體的人已經做了安排,導致八個月完全不准我去到師父旁邊,連向祂說話也沒辦法。實在是進行太多的活動了!不過 我寧願只注視祂的眼睛,那樣對我就已經足夠了,因為眼睛說出的話比文字性的語言還多。

我的師父經常到小山上去,我大哥去到那邊。(我連我大哥都沒有告訴他這件事的秘密。爲什麼要向別人抱怨有關明師和祂徒弟的事,我只問他:「當你和師 父完全獨處的時候,只要問祂,我是不是有什麼缺點,或者我做錯了什麼就好。(徒弟會犯錯,唯有明師能免於犯錯。)我可能有意或無意間犯錯,你就只管問師父 就對了。」當我哥哥回來時,我問他:「你問師父那件事情了嗎?」他說:「有,師父說,我知道不管是在有意或無意中他都沒有做錯過任何事;但是太奇怪了,那 麼多的水倒在他頭上,他卻沒有到我這兒說那件事。」所以,當師父來時 – 我從來沒有向我師父要求過任何時間 – 我自然就說:「我想和您在一起幾分鐘。」- 「喔,好,沒問題。」那時白天已盡,時間是晚上九點或十點,祂讓我進去,然後說:「把門關上。」我和祂一起,坐在祂旁邊,我告訴祂:「我沒有來拜訪您,是 因為,我知道您在我內邊看著我的每個動作 – 注意著我的每個動作,以及我生命的動向,您知道我將走向何處,那就是我不曾來找您的原因。」祂充滿了憤怒,說:「那些人已經造太多地獄了。」我說:「嗯, 我不是爲那件事情而來的。」)

隔天祂說了什麼呢?我一向都是坐在後面,只是看著,祂坐在寶座上 – 在講壇上 – 說:「嗯,基爾帕辛,過來,你來做個談話!」那些坐在祂旁邊的人,也就是成立小團體的人說:「不,師父,我們不想聽他的談話,我們想直接聽您的談話。」祂 說:「不,祂一定要說。」他們非常堅持,但是師父仍然命令我:「你過來這兒,給他們做個談話。」真是奇妙,一夜之間局勢就改觀了。

聖基爾帕辛

 

沒人知道巴巴薩望辛深愛誰,深到會成為祂的繼承人,漸漸的,漸漸的,人們感受到了,但是這項秘密比外表的還要隱密。有一個人叫做度瓦達斯,他經常進 入內邊。有一天,他去到巴巴薩望辛那兒,他說:「師父,我要跟您談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他想知道事實,這樣他才不會走入歧途;師父問他:「好,你可以跟 我講。」巴巴薩望辛已經宣佈過:「在薩桑中如果有人在內邊能幫助我,那個人能毫無限制的來找我。」所以度瓦達斯去找巴巴薩望辛,他說:「師父,在這方面, 我已經知道只有一個徒弟能夠幫助您。」巴巴薩望辛問:「誰能幫助我?」他說:「是聖基爾帕辛。」巴巴薩望辛進一步問:「你看見他在哪裡工作嗎?」度瓦達斯 回答說:「我已經看見祂在第五界之上工作。」巴巴薩望辛說:「你說的是正確的,你已經明白了。」有一些秘密存在著,而明師揭開那些秘密,祂不想保守那些秘 密,所以祂向別人透露那些秘密來表示真正在祂之後工作的人是誰。聖人存在著,而且工作人員也會跟著祂一起來。師父曾說過:「當聖人來到這個世界,他們會把 工作人員一起帶來。」

赫爾巴絳辛醫師


古魯瑪特席德罕 (Gurmat Sidhant)

聖基爾帕辛寫了一本很美的書,然而雖然祂自己的師父推崇這本書,祂還是不願意把自己的名字放上去,祂說:「我的筆是寫這本書的罪人,但是這本書是只 靠著您的指示來寫的,沒有您的引導不可能完成,所以那是您的恩典 –這本書應該以您的名來發行,以您的名來呈現。因為徒弟的目的是要把他的師父而不是把自己顯現給這個世界。」巴巴薩望辛同意了,這就是我們師父謙虛的地 方。在古魯瑪特席德罕第二版的註解中,提到第三版也會印製出來,聖基爾帕辛寫了第三版,但是祂卻把它收藏起來,祂沒有印出來,只有在祂離開肉體前一個月, 祂把這本書拿給我們印製,而這件事祂以十分謙卑的方式去做,因為在這本古魯瑪特席德的第二部註解裡面已經顯現出來:「那本書將會印製出來」。祂一直保持警 覺,注意著我執;雖然祂可以說榮耀歸於祂的師父 – 但是人家會把祂當作明師;所以這本書在祂離開肉體之後才出版。現在這本書已經正式的出版,但是我們必須了解我們的師父是多麼的謙卑.。

赫爾巴絳辛醫師

 

聖基爾帕辛親口說的話:古魯瑪特席德罕是一本我寫的書 – 也可以說是透過我的手,不是我,而是在我內邊的上帝師父寫的。我曾寫出來拿到師父那邊讀給祂聽,這樣祂就可以做最後的認可。有一次我寫了一位徒弟的遭遇, 他在明師離開物質界之後走了。那是一篇非常寫實的敘述,已知事實的描述。有一位明師,名叫達度,有一位徒弟在他師父離開肉體時,不在當場,當他來到棺材邊 時,他躺在棺材上,重複著這對韻文:「哦,師父,沒有您,我一刻也活不下去,我無法忍受。」因此他就走了。

當我向祂讀出古魯瑪特席德罕的這部分的時候,祂說:「好了,基爾帕辛,這段再讀一遍!」我就像那樣才剛讀到兩、三個句子,然後我又再向祂讀一遍,祂又說:「再讀一遍好嗎?」我又再讀一遍。也許祂在告訴我:「你這可憐的人啊!同樣的命運在等著你呢!」

 

由於狂熱的愛,我們一定會看到您;
我愛的那個人一定會來。
祂一定來!
我們一定會看到我們所愛的人!
由於狂熱的愛,我們一定會看到您;
我愛的那個人一定會來。
由於狂熱的愛,我們一定會看到您;
哦!薩望師父,我們一定要看到您!
哦!完美的人,我們一定要看到您!
由於狂熱的愛,我們一定會看到您;
我愛的那個人一定會來。
由於狂熱的愛,我們一定會看到您;
哦!薩望師父,我們一定要看到您!
哦!完美的人,我們一定要看到您!

聖基爾帕辛

閱讀全文:
詩:「我所摯愛的薩望」聖基爾帕辛
詩:「我的皇帝」聖基爾帕辛

 

 

 

我的師父巴巴薩望辛

 
我的師父巴巴薩望辛

當我還在工作時,我通常一星期去拜訪祂(巴巴薩望辛)兩次,只要我有一個星期左右沒有回去,祂就會問每一個人:「他在哪裡?」然後祂就會從40哩遠的地方搭車到我的辦公室,知道嗎?這就是愛,心對心,真實的愛,它就是以這種方式發展的。

聖基爾帕辛

 

 

閱讀全文:
巴巴薩望辛給基爾帕辛的信件
「紀念我的師父」 – 聖基爾帕辛

 

 
巴巴薩望辛

哦,你呀!完美無瑕的納姆
你照亮了我的生命
愛從我脆弱的物質性生命中滿溢而出希望你能接納我

聖基爾帕辛

Cookies make it easier for us to provide you with our services. With the usage of our services you permit us to use cookies.
More information Ok Dec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