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議的開幕

會議在1974年2月3日由印度副總理G.S.帕達克揭開序幕,接著由大會主席聖基爾帕辛致辭。

 

歡迎辭

由人類一體世界會議主席聖基爾帕辛致辭

 

親愛的兄弟姊妹:
我非常高興的向你們所有來自世界各地聚集在此的人問候,在此極為重要的開會期間,我們必須探究與尋找鞏固和強化人類團結的 方向與方式。國家就像個人一樣受到在真實的社會秩序下製造衝突之感情、傲慢與嫉妒的左右,而這種社會秩序非常的難以持續。我們正處於一個頹廢的年代,這時 的道德與精神價值位於它們的最低潮,儘管有這一切的缺點以及嚴重分崩離析的趨勢,一絲再生與重新定位的希望依然存在。此一希望已將我們相繫一起,我很感謝 你們所有人能溫馨的響應對重塑我們的命運以保障一種永久和平之呼喚。有人說:「東方是東方,西方是西方,此雙胞胎永遠不會相遇。」在任一時代這也許曾經是 對的,或者對這格言作家魯迪亞克普林而言是真的;但是在這科學時代,這種說法對上帝的人類來說顯然已不具份量,這時距離與空間正快速的失去其重要性,而且 大家正努力於建立星際間的接觸。

世上不同的國家就正如上帝住宅裡的房間一樣,住著不同的國家。所有的人都因為地理環境、氣候、歷史狀況、臉部輪廓、膚色、語言文字、飲食、穿著與崇 拜的方式而各有所別,而在這些來自於這一整體大有機體的差異因素的制約下的所有人被稱為人類,雖然人在所有這些表面差異,以及不同之膚色、宗教信仰與社會 地位,而且在他的生活與思考模式上有這些分歧,但是在外在儀表與內在天性中本質上與根本上仍然是人。

一體已經存在於人類形態之中,因為每個人生來具有一樣的外在與內在的結構,而且每個人也都有一個和上帝同樣本質的靈魂。我們是大意識海洋中的一滴 水,都同樣信奉上帝,只是用不同的名稱呼祂而已。聖人說人身是上帝真正的廟宇,祂居住在母親子宮裡面祂所造的廟宇之中,而不是居住在人手所造的廟宇之中, 而此人身提供我們黃金般的機會來了解祂。

人有三個方面:肉體、智力與能覺知的實體。人已經在肉體、智力與機械上進步,但是除此之外,人卻因為在精神上沒有發展而不快樂,而且科學的知識把人 誤導向魔鬼的惡毒,造成一種靈性的真空狀態。我們站在雙重危機之中:一方面是一種黷武政策的崇拜,委婉的說法是「愛國主義」,另一方面是一種對於透過真我 之知識而發展靈性的漠不關心。由於對這兩者缺乏肯定的思想導致道德上的墮落,而在此可悲的困境中,我們得不到長久的和平。拿納克古魯因此祈禱:「哦,上 帝,這世界已經燃燒得熾烈,而人們卻漠然而過,用您認為最好的方式拯救這世界吧!」

橫於我們之前的問題是如何在人心中帶來改變,而且使他的內邊產生轉變,使他能真正的觀看、清晰的觀看,並學會分辨何者為真,何者為偽。然而這種轉變 在身體與智力的範疇之外,它只能透過在靈魂之內的聖地的一種神聖智慧之內在光明而發生。這是這件事的個別面向,我們也必須籌畫世上國際間歷久不渝的聯結關 係,使他們彼此以植基於內邊愛與友善之真正的謙恭相對待,尋求全人類整體的福祉,轉變他們製造敵對與國際緊張局勢的政治意識形態。

在我最後的國外之旅中,我在美國電視上被問到:「和平如何得以穩固?」我告訴他們:「唯有人類超越『主義』,總統和國王超越國家時,和平才得以穩 固。」假如我們留住心中已有的理想,然後超越到所有人終必得救的信仰中,那麼留在任何一種「主義」中就是一種福氣;但是假如我們執迷不悟的停留在「主義」 中,就會再次造成心胸狹窄、自私自利的結果。同樣的道理,如果國王好好照顧他們的花園,盡心盡力使它們開滿花朵,他們還應該使其他所有的國家一樣興盛,而 且進一步製造人類的福祉,否則就會有衝突和戰爭。近來我們已做的努力是去尋找一處公共集會地與開會場所,以供如此重大的議題能夠公平而冷靜的討論,這些議 題是從本質物中區分出非本質物,並且消除歧異以找尋諸多思想中的同一性,而為全球帶來和平:在我們生活的所有領域中完全的平和與和諧。

為了理解我們今日正從事的世界性運動,有必要回顧此運動的背景。東西之間宗教性的接觸遠溯自1893年愛國聖人維威克難達 (Vivekananda)帶著優般涅沙(Upanishads)和吉塔(Gita)經的訊息在芝加哥宗教議院描述印度,他的生命和生活顯示了一條證明所 有宗教本質一致的實際道路,來宣揚在他師父帕蘭漢沙拉馬克里希納(Paramhansa Ramakrishna)名下所創立的一連串使命的訊息。十年後的1903年,另一位著名學者索米蘭第拉(Swami Ram Tirath)以如此清晰的方式爲西方呈現吠陀經(Vadanta),因此他被譽為「在世基督」,所以傳播靈性或神秘主義的下一大步的路已被鋪設好,而此 靈性或神秘主義即每個宗教的根本基礎。

在它純粹的本質中,這個基礎暗指人對一種立即超感官與超心智的意識的覺醒 - 一種立即性的顯示。所有東方和西方的神秘主義者都相信,不靠理性和邏輯的幫助,能透過愛和冥想直接與「靈」和「上帝力量」合一,以一種活潑生動的道德作為 根本必備之物,促使人走向內邊 - 不與逃避現實主義混同。

這是靈魂的宗教,或靈魂的科學,個體藉著上帝的示現,建立起與祂之間的聯繫,然後透過此靈魂的宗教找到跟宇宙的適當關係,上帝的示現即稱為納姆 (Naam)、夏白德(Shabd)、卡爾瑪(Kalma)或沃德(Word),它們都是「製造者」(Maker),充斥於一切創生物中而且控制著一切創 生物。

與這個力量的關係是藉著發展對所有既存層面不論崇高或低下的生命之尊敬而獲致的,這些既存的層面包括人類、鳥類、獸類以及低等物種,非人類的型態是 上帝的家族裡比較年幼的成員,這種生命中神聖的觀念是我們人存最深處的一種活生生之愛的宗教。真正的一神論不能用智力思索出來,或在情感的層面感受到;它 來自真正的知識,那是一種靈魂在感官之外完美和諧的作用。這就是我們所謂的「靈性」- 靈魂與「大靈魂」的接觸 –靈性透過實際的自我分析而超越身體意識以獲至,經由一位精熟者能夠在此過程中證明那種靈性的獲至。我們稱之為「帕拉維迪亞」(Para Vidya超越的知識),因為它存在於我們感知範圍之外。

此靈魂的科學並非新的東西;它是所有教誨中最古老的。回歸上帝的道路是上帝自己造的,而且回歸上帝的道路要遵循道路本身,不需要經典的支持,以維護道路的真實性,但是從最早期至現所有宗教的經典中無誤的參照,見證到光與音最原始形態中「不可顯現的真實」。

在這時代,像卡比爾和拿納克古魯復興了過往聖賢的古老教誨。在更近的時代,此火炬依然由他們的繼承者秉持著,直到此靈性衣缽加諸於巴巴薩望辛吉身上 使其人格神聖為止,在他45年(1903-1948)長期的在位期間使之盡可能的拓展,1911年他也一樣為西方世界開始從事傳揚光、生命與愛的福音的工 作。儒哈尼薩桑(Ruhani Satsang)成立於1948年,致力於傳揚純粹靈性的指示,為人類的一切階層剪除所有的典禮和儀式,並從裝飾與象徵中解放出來。不同宗教信仰與教義的 跟隨者在薩望道場聚會,在1951年那地方成為儒哈尼薩桑的永久中心,而且為許多來自社會各階層的人演說,那些人都熱衷於學習和理解構成所有神聖經典之精 華的根本真理,此演說集中於建立與真理直接接觸的普通論題,以及用簡單易懂的語言致力於重現和聯繫所有時代的聖賢與追尋者的言論。目前這種情形正在全球 209個中心散播開來,這些中心已經大大的助益於移除某些範圍的種族、語言和宗教的人為障礙,而且帶來了許多種人崇拜有諸多名稱的「無名者」 (Nameless Being)。

由於上帝的恩典,當穆尼蘇希爾庫瑪吉因為建構一個「世界宗教協會」(World Fellowship of Religions)的理念而發起世界宗教會議時,一種新疆域在1957年不知不覺的開展開來。經過深思熟慮的結果,確實產生了包括世上大部分信仰的一個 「協會」,而我被選為協會的主席。三次的世界巡迴之旅已結束,四個在印度的世界宗教會議,還有其他國家的區域性會議都已組織起來。目的是要在不同宗教信仰 的人之間傳播普遍性友誼的理念,然後帶來更寬廣與更好的知見與一種諸多宗教的代表之間高層次而成熟的信任與自信的意識。然而正當宗教領袖們走得更近時,在 跟隨者之間卻蔓延著一種危機,他們不使宗教凝聚成一股堅固的力量,反而使它成為一種圖利自己以取得既得利益的工具,並且開始組成公有的團體以標榜他們的 「主義」- 用怨恨與猜忌構成人造圍牆來捍衛他們自己。

人會懷疑一個人在聯繫著人與上帝之間的宗教作抉擇時,如何能冒險遺忘他和那些他所恨的人都天生具有來自上帝所賦予的同樣權利,也就是,他是一個能覺醒的實體,是「大意識之海洋」中的一滴水。

為了抗衡這種宗教的排他主義,我們認為需要從根本著手從事這種改革的再生工作。化育成人的工作必然是首要之務!唯有把無私的愛與無私的服務之人性的 思想普遍的深深烙印在人之中,並且特別強調服務人類、服務土地以及服務動物(動物在上帝的家族中是我們的弟弟、妹妹)才能完成此工作。此思想在1969年 成形,並且決定在印度這兒和國外設立育人中心或門納夫肯德拉(Manav Kendra),印度已經在喜瑪拉雅山腳悉瓦力區的德拉頓開始成立了育人中心。裡面設有醫院、貧困老人之家和一所區域內為窮苦小孩而設的學校。為應用現代 科技方式的農耕和畜牧作預備是計畫的一部分,最後,我們希望看到一所完整提供世間宗教原始經典內容的大學,如此才可以從事那些經典裡面蘊含之真理的比較性 研究,以及一所克服語言上的障礙的語言學校。

這次會議的目的是使所有的人類聯合起來,站在為人類夥伴與「對神聖力量之信仰」服務的共同基礎上,進而實現之,它促使世上宗教與道德的領導者擺脫冷 漠與消極,然後擔負起人類事務中更顯著的角色。這類的會議在過去以宗教的層面籌組成,因此無法在所要求的標準下達成整合。此會議的重大特徵是它在人的層面 組織起來,卻經過像蘇格拉底、佛陀、默罕墨德、耶穌、卡比爾和拿納克等聖人與先知的擬想,因此它能達到真正的整合。橫於宗教與靈性的領導者面前極具挑戰性 的任務是引發一種人類在道德、教育和經濟上人性之徹底變革。經濟上的提升是基本的,因為「一個饑餓的人是憤怒的人」,所以對那種人談論上帝就徒然了。

我相信我們每個人都充分了解此世界性會議的獨特性,而且也會全心全意的對其目的之實現予以支持,其目的就是:培養發展人類的知見,預告人類一體的來臨。讓我們承諾致力於此任務,超越一切狹隘的忠誠與承諾,團結一致,不屈不撓,直到此目標徹底的實現。

 

1974年2月3日印度副總理帕達克博士的演說
1974年2月3日聖基爾帕辛

這次大會的目的是把所有人類聯結到爲人類夥伴服務與信仰神聖力量的共同基礎之上。

 聖基爾帕辛

1974年2月3日早上在德里行進的隊伍
1974年2月3日聖基爾帕辛與會議代表
1974年2月3日聖基爾帕辛與印度副總理

我們所有人作為人與靈魂都是一體的,崇拜同樣的上帝,來教誨人真正之人類的
兄弟身分與上帝的父親身分。

聖基爾帕辛
Cookies make it easier for us to provide you with our services. With the usage of our services you permit us to use cook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