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0 - 13日

1972年12月10日下午9:30,聖基爾帕辛抵達墨西哥市。 祂在機場受到一大群充滿愛心、十分恭敬而又循規蹈矩的弟子與尋道者的迎接,他們都非常高興見到祂。其中許多人跟隨聖基爾帕辛到康特南特爾希爾頓飯店,在本地的四天期間祂就待在那兒。

所有的聚會和公開的談話都在這一家飯店舉行。聖基爾帕辛訪問墨西哥市期間,許多來看祂的人其中之一就是猶太社區的領導人,他和聖基爾帕辛討論了許多議題;兩個不同的電視團隊,拍成影片之後播放。

一位旅行團成員的報告

 

1211日在其中一個電視台接受的採訪中,有人問聖基爾帕辛以下的問題:我們非常想知道一件事,師父,那就是:一個人能了解 - 「靈魂的科學含義是什麼嗎?
靈魂的科學是上帝的工作。...那天在我的談話中,我說過,不應該有任何身體的革命:不是身體的革命,而是心智邪惡傾向的革命,那種傾向讓人遠離上帝;應該有一場靈性的革命,而那已經在進行了。所以覺醒正在對世界各地發生:在東方和西方;這就意味著黃金時代正從鐵器時代升起,而「靈魂的科學就是為靈性革命而生的。

聖基爾帕辛

 

12月14 - 18日

1214日,在飯店告別談話後,聖基爾帕辛準備下午2:30離開墨西哥,在瓜地馬拉市中途停留以及換機後,師父一行人下午8:30抵達巴拿馬,他們受到當地代表

其他的領導人歡迎,他們特意為大批的弟子安排了一輛巴士與師父同行。

每個人都被載往薩爾瓦多巴拿馬飯店,停留期間的演講與心對心真誠的談話都在這兒舉行,師父也在巴拿馬市的報紙大廈演講廳進行談話,然後在聚集了一大批的印度人的科隆用印第語做了一次談話。當師父在薩爾瓦多時,為講西班牙語的人做了一場薩桑的安排,在這一區域總共進行了四場薩桑。

1218日上午11:20,聖基爾帕辛離開巴拿馬,前往祂在南美地區的第一站厄瓜多爾的基多市。師父在下午1時抵達基多市,約 500名弟子在機場熱情的問候;師父被送往為祂提供住宿的科隆飯店,所有各類的聚會就在飯店進行。

 

12月19 - 24日

在基多市停留期間,聖基爾帕辛接受了許多訪談,其中包括當地一個主要的唯心論者、雜誌記者

當地的弟子,包括那些從基多市和偏遠地區來的人。在祂南美的第一站來看祂的弟子之間,是從昆卡來的滿車弟子,他們雇了一輛巴士,為了按時到達,他們開了整晚的車,然後將巴士轉為載送35位與師父一同搭機飛過來的弟子;六位弟子來自瓜亞基爾,五名來自秘魯的利馬,以及來自玻利維亞科恰班巴的代表團,包括玻利維亞代表。由於距離極為遙遠,巴西的弟子不能前來,但是,他們聚在一起,派一位親愛的人,從聖保羅去代表他們坐在師父的旁邊;另外還有七位弟子來自哥倫比亞,師父接下來將去那兒,但他們等不及祂到那兒了。

1221日聖基爾帕辛離開基多市,前往哥倫比亞首都波哥大,祂在下午4:15到達波哥大,在機場幾個幾百個焦急的弟子見面。祂在一位弟子家暫住。

聖基爾帕辛住家的兩個街區外,有一所天主教學校開放他們的大禮堂讓師父在早晨使用;晚間談話則在波哥大市區內的一所劇院進行,這地方是因為當地兩位領導人的努力才取得的。

聖基爾帕辛在1224日前往哥倫比亞的卡利,八十六位弟子聖基爾帕辛一起從波哥大飛往卡利。

 

12月25 - 26日

聖基爾帕辛一行人在機場受到另一大群人的迎接,師父被送往祂要住宿的Tetecuy 飯店。

去飯店的路上,車隊因為汽車事故被迫停在路邊。事情是這樣,那輛車屬於一位女士,她和她的孩子們一起,當車子翻車時,他們正匆忙趕著去看聖基爾帕辛,她和她的孩子們都從車裡被甩了出去,雖然這輛車完全毀壞,但他們只受到幾處割傷擦傷,而這位母親所想要的只是得到師父的祝福;因此,這家人由車隊中的各輛車分別載送;然後這位母親被直接帶到師父那邊,祂在房間裡接待她,並安慰她,她說她一直都知道不會受到任何真正的傷害,因為師父保護著她。

在卡利的理事會市政大廈一天進行兩次談話,中午和晚上。耶誕節那天,聖基爾帕辛進行了一場美好的聖誕節談話。

一位旅行團成員的報告


12月27 - 28日

12月27日上午8時,聖基爾帕辛送出告別訊息給哥倫比亞人,以及在理事會市政大廈的所有西方人。

 

很高興能夠在這裡與你們度過這三天,並和大家一起慶祝聖誕節,這是我在南美洲的最後一站,我只能說我們所有人應該一起工作,這才是真正慶祝基督的教誨,祂指出,口渴的人總是有水喝,這是真正的靈性,這種靈性之中沒有任何典禮,沒有儀式,這門科學耶穌在祂的時代,以及所有的明師在過去所教導的一樣,那些來到祂們身邊的人都得到直接的體驗 ...

我們都是上帝的子女,我們有段時光在我們的家,但自從我們與上帝分離之後,我們已經回不去了,所以真正說起來,我們在我們家的外頭流浪;這個人身是萬物中最高等的,而且是給予我們回老家黃金般的機會;在這兒所有的關係因為過去的果報已經匯聚在一起,來還清你的債務,這樣你才可以回家,所以你們很幸運已被放置在道上,直接回歸上帝的方式是透過過「光音本源,也就是蘇拉夏白德瑜伽,專注力的瑜伽,是所有瑜珈中最高等的。

記住你還在流浪,現在最重要的事是你想回老家,不要再一次又一次四處晃來晃去;所以,不要再播下新的種子,不管已經播下什麼種子都要收穫,完全清償;然後你們所有的人在被放置的道上都會獲得回家的路。

現在唯一需要的是誠意,你們想要回家還是要?如果你想要回家,這就是轉捩點。

你們已經有了飛機,飛機上面已經給了你們一個座位,現在你要飛上去,用「光和「音的翅膀,直接飛回去你的家。白晝和黑夜有24小時,盡可能的多花時間超越身體的意識,並你內邊的「光音本源」聯繫

所以你的專注力應該就像指南針一樣,專注力的針始終指向北方,始終指向明師,然後自然有你的所作所為就不會把你黏住。所以,現在,這些是我最後要說的話,身體上我即將要離開你們,但不是靈性上。那種力量一直和你們在一起,你只要把你的臉轉往內邊,在24小時內找出一些時間。

(節錄)聖基爾帕辛
 
 

聖基爾帕辛飛往祂在西半球的最後一站,委內瑞拉的卡拉卡斯。這兒約十多名弟子陪著祂,三個親愛的人們來自西印度群島的格瑞達島 - 兩弟子和一個渴望印心的尋道者,抓住機會終於

祂見了面,師父只在這兒很短的時間。

在師父停留期間,祂打了一個長途電話到加州做最後的道別。1228日,向所有親愛的人們告別之後,聖基爾帕辛離開西半球,在飛往德里的途中,直飛義大利的羅馬。

 

12月29日- 1月2日

停留在義大利的羅馬,原本只是作為休息站,打散祂回家的長時間飛行,但是聖基爾帕辛所做的指示卻不是這樣,祂多做了兩次的公開談話,來自整個歐洲各地 - 德國、法國、奧地利、英國、希臘、馬爾他和義大利北部的弟子,就只是希望最後幾個小時祂在一起。

一位旅行團成員的報告

 

所以,現在,這些是我最後要說的話,身體上我即將要離開你們,但不是靈性上,那種「力量一直和你們在一起,只要你們把臉轉向內邊。

所以東方和西方,哥倫比亞或美國或加拿大或印度或歐洲,那都沒有什麼意義;我們都是世界公民,不管我們在哪裡,我們都在流浪中,你們了解嗎?你們知道,當你在流浪中,或是在監獄裡的時候,那些囚犯彼此相愛,難道不是嗎?所以當我們在這裡的時候,我們應當彼此相愛,並嘗試互相幫忙回家,僅此而已。那種「力量和你在一起,只要你把臉轉向祂,如果你邁出一步,祂會走出幾百步來迎接你。

所以我很高興我在這裡,而且已經完成這次的巡迴之旅,我們也會進一步提升我們自己內邊與生俱來的愛,這現在已經讓我們提升了一小段距離,而你們所有人已經浸透在你們內邊的愛之流裡面,所以,這收穫都是上帝的恩典,而且我們可以期待更多 - 那就是,在我們與上帝之間沒有任何其它的東西。

聖基爾帕辛

 

聖基爾帕辛最後到達德里的回程約有16個小時的誤點,但在薩望道場數千的弟子耐心的等候,最後,聖基爾帕辛終於在1973年1月2日下午8:30抵達薩望道場。師父的第三次世界之旅結束。

 

聖基爾帕辛抵達墨西哥機場,1972年
Kirpal-Singh--Mexico-City-1972

世界上沒有東西方的問題,我們都是上帝的子女,都以同樣的方式出生,都從上帝那兒獲得相同的權利。  

聖基爾帕辛

Sant-Kirpal-Singh-Panama, 1972
Sant-Kirpal-SinghPanama-City-Southamerica
Sant Kirpal Singh at an airport in South America, 1972
Sant-Kirpal-Singh, 1972
閱讀更多:
「告別西方世界– 哥倫比亞
Sant-Kirpal-Singh--Rom--1972
Sant-Kirpal-Singh,-Rom-1972

我會說,在我自己的兄弟和姐妹,我自己的孩子們之中,我一直很自在。

聖基爾帕辛

Cookies make it easier for us to provide you with our services. With the usage of our services you permit us to use cookies.
More information Ok Dec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