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事件在1948年12月31日發生於靠近德里的哈普爾路上的達斯納運河

聖基爾帕辛師父那時尚未開始為人印心,那是正值巴巴薩望辛師公的神聖榮耀開始散播在整個世界,而且成為「靈性之父」的時候。那時巴巴薩望辛離開人的 肉身,所有靈性的任務託付給聖基爾帕辛師父,由於聖基爾帕辛師父對祂古魯的死亡非常傷心悲痛,而決定待在律須垓,但是,當祂被祂的師父一而再,再而三的從 內邊提醒祂的靈性責任時,祂離開律須垓來到了德里,祂聚集四散的同修,開始了一個地方接一個地方的靈性演講,當同修覺得舉行薩桑的地方空間不足時,做了一 個請求,希望建造一個薩桑用的建築,因此開始了場地的找尋,無論何時何地有了可取得土地的資訊,大家就盡力評估它的適合性,祂也會因此目的而和一些伴隨的 人前往。

有一次和伴隨的人正在探勘德里附近的地時,祂來到座落在哈普爾路上的達斯納運河,看完達斯納四周之後,一行人抵達運河河畔,河中河水川流,這道運河既寬且深,挾著這條運河河水的威力,落下的水有如瀑布一樣,甚至能發電,一條巨大的水瀑已經被建造完成。

所有的人沿著河岸前行,同時享受著眼前的景觀,他們也會在某處停留,在一個地方,聖基爾帕辛師父正沿著這條運河的河岸走在眾人前面時,祂滑了一跤, 那是一處很高的地方,祂就從那裡掉進了水中,瀑布強而有力,河水正快速的流動著,水流非常駭人,看起來像是有人劇烈的攪動運河的水,如同從牛奶中製造奶油 一樣;掉進那樣一個地方的瀑布而期望安全脫困,那簡直是一種夢想,更何況那時候是冬天的十二月,水是冰冷的,假如把你的手伸進水中,手會變得麻痺。

有一些和師父一起的兄弟站在一段距離外,他們看到師父落水,大吃一驚,看得目瞪口呆,水流速極快,除了上帝之外,已無人能拯救祂;他們喊叫路過來往 的人,提供金錢給他們,看是否有人願意跳下水去救師父,但沒半個人願意鼓起勇氣跳下去,他們說:「這兒連動物(掉進河水)的骨頭都不見蹤影。你們說有一個 人掉進去,怎麼救得了?」說完他們就轉身走了,其他的人在後面緩慢的行走觀看。

情況顯示當那裡水的流速減緩的時候才能把祂帶出來,所有人開始更快速的行走而且不斷的注視河水,55分鐘過後他們看到師父的身體遠遠的漂浮在水面 上,一看到這種景象,僅存的希望完全破滅,他們聽說如果無生命跡象,身體就會漂浮在水面上,然而,走完一段長遠的路之後,他們在一段距離外卻發現師父已經 自己走了出來,坐在岸邊。回到家,大家滿意的坐著,有人問師父:「事情是怎樣發生的?您經歷了什麼?」師父回答:「當我失足落水掉進運河時,水中出現燦爛 的光芒,我的師父出現在我前面的光芒中,祂說,死亡已經離去,沒有石頭不被擊退的。」然後師父說:「一掉進河中我就想,如果那是我師父的意願,那麼我的努 力有何用?我不再繼續控制我的身體,放任它去它愛去的地方,巴巴薩望辛師父和巴巴傑馬辛出現在內邊守護著我,因此才有個快樂的結局;四處漂流之後我到達岸 邊,然後抓住那裡的草,坐在岸邊,接著就看見所有的人都到了。」

師父接著說:「我兒子的占星術中紀錄著,今年之中,他的父親將會呼出他的最後一口氣。而那件事在那事件中準確的應驗了,那天我的師父已經拯救我,用 新生命祝福了我,祂託付給我的靈性任務才因此能夠進行,我的師父說,給祂的新生命意思是指,讓正在受苦的以及四處漂泊的人和上帝接觸,並且照顧祂的徒弟, 屬於家庭部分的生命已經結束。」

 

巴布拉吉納律安

因 此,歷史常常向我們顯示,當明師走了以後,兩件事會發生;繼承明師的人,會離開那個地方。 (祂絕不會讓祂自己的孩子繼承;或許在微乎其微如果有人適合的情況下) 拿納克古魯有兩個兒子,兩個人都在家鄉開始稱為明師,但是祂讓安葛古魯繼承,安葛古魯離開那個地方而去到別處,祂有許多孩子,卻讓徒弟裡面的阿瑪達斯繼 承,你們知道嗎?安葛古魯的孩子開始在祂的家鄉稱為明師,在所有其他的例子裡面,這類的例子都類似發生。所以師父告訴我說:「好,你走吧!你去的地方,你 的師父跟隨著你,人們也會靠過來,有蜂蜜的地方,所有的蜜蜂將會靠過去。」這不過都是自然而然的事。

聖基爾帕辛

 
 

那天我的師父已經拯救我,用新生命祝福了我,所以祂託付給我的靈性任務才能夠進行。

聖基爾帕辛

Sant Kirpal Singh, 1949
Cookies make it easier for us to provide you with our services. With the usage of our services you permit us to use cook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