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爾巴絳辛醫師報告聖基爾帕辛最後一趟旁遮普之旅,裡面包括關於祂的使命重要的事實。

 

阿姆里察中心,1973年10月12-15日

在巴巴薩望辛吉的生日之後,來自旁遮普的所有團體領導人前往師父那兒催促祂做一趟旁遮普的巡迴之旅。

我說:「師父,我不希望您進行一趟旁遮普的行程,現在是夏天,您的健康狀況不允許您做太多的旅行,如果連西方來的人都到這兒看您本人了,那麼我們這 兒的人從旁遮普到德里來又有什麼問題呢?」有些兄弟們說師父是音流化身不會有任何事發生在祂身上。最後師父說:「假如你們把我用在正確的途徑上,我還能和 你們在一起生活更多一點時間。」

從香迪加來的同修堅持著說:「香迪加在中心位置,師父一定要到香迪加,然後所有的兄弟姊妹們就會到那 兒。」從盧迪安納來的同修堅持著說:「盧迪安納是中心位置,不是香迪加。」於是師父回答:「嗯,所有的中心都抽籤,我就待在抽中最大號碼的中心那兒。」盧 迪安納中心抽中,蘭姆辛從盧迪安納到阿姆里察來向我拿籤,我也給了籤,但是我寫著:「師父,我們永遠都崇敬您的期望。」

由於阿姆里察是邊 境都市,所以從前總是最後才輪到。但是當蘭姆辛送申請書給師父時,師父告訴他:「現在我必須考慮看看如何安排旁遮普的行程。」師父接著說:「這次我會直接 到阿姆里察,然後再從那兒到其他中心。」師父在1973年10月12日造訪阿姆里察,在那兒停留到10月15日的早上。

祂在1973年 10月12日到達阿姆里察時問我,瑟瓦達(從事無私的服務的人)的單子準備好了沒有,我說:「師父,瑟瓦達老是變來變去,他們沒有在適當時間出現。」師父 又問:「管理團體的單子準備好了嗎?」我回答:「是的,師父,準備好了,但不是所有人都是負責任的,責任沒人負只是一種笑話。」師父告訴我:「嗯,你現在 或以後會處理所有這些事務嗎?注意一下,阿姆里察中心未來會成為靈性的總部。」

 

在納加隆放置基礎石

1973年10月14日早晨,我去師父那兒問祂有關在我的村子納加隆裡的診所的基礎石的事,師父說:「醫生,基於五個條件我會到你的房子那邊。」接著我問有哪些條件。

師父說:「第一,我要放下基礎石的那間醫院是屬於我的。第二,將要落成的那棟房子也是屬於我的。第三,那塊農業用地也是屬於我的。第四,你的錢或你以後的錢也是屬於我的。第五,從今以後你的孩子也都屬於我。」

我說:「師父,那麼單單漏掉我囉?」師父微笑著回答:「你也是屬於我的。」我說:「師父,你已經告訴我去找空閒的時間,這樣您才能把我用在使命中,因此我很高興。」

師 父去到納加隆,隨行的是一群西方來的兄弟姊妹。師父在放下基礎石之前,先看了看祂自己,然後土地,接著仰望天空;有些西方的兄弟姊妹問是什麼意思,師父回 答:「我正在放未來育人中心的基礎石。」後來我問師父祂為什麼像那樣做,祂回答:「首先,我看著自己,是否我能夠發展這地方。第二,是否這塊地適合作為基 地。第三,我尋求上頭的同意。」

師父在屋子的院子裡做了一個薩桑。如此多的人來到,以致於我們必須把分隔我們和鄰居房子的一面牆移掉。師 父在薩桑之間問了兩次:「你幫我蓋了一間房間嗎?」我的妻子回答:「師父,我們先蓋了您的房間再蓋這棟房子。」做完薩桑之後,師父到師父房間,祂下命令: 「除了你和你的妻子以外不准別人進來。」不過我的內弟,印德帕辛已經進到裡面了。

在房間裡面有一張我們為師父做的新床,師父坐上去時,床開始破裂,我一聽到破裂聲就擔心木匠在匆忙中沒有做出一張好床,師父注視我說:「不要擔心,當巴巴薩望辛進去我房間時,我房間的牆壁破裂就是發出那樣的一種振動『聲』(Sound)。」

後 來師父問我:「目前為止你尚未要求過任何事,現在你可以提出來。」我說:「師父,今天我要要求一些東西。」師父說:「好,說吧。你要的是什麼?」我回答: 「師父,您的使命一定要傳布到世界各地。」師父正在吃橘子,正要把一片橘子放到嘴裡,祂把橘子拿回來塞到我的嘴裡,祂說:「到目前為止,很多人為了世間的 問題來到我這邊,有些受到祝福的人也是為了靜坐到我這裡來,到目前為止卻沒有人提到這件事,所以我把使命給你,但是你要知道你必須拋棄溫暖的床鋪。」

師父進一步說:「使命是樹木,然而靜坐、道德等,都是樹的枝條、花和果實;如果樹木被砍掉了,其他所有的東西就會消失。師父的使命對祂是非常珍貴的,許多時代明師和他們真正的徒弟們都曾經在世上為了真理(使命)不惜犧牲他們的生命。」

隔天,師父離開之後我們到師父的房間打坐,我們看到房間裡屋頂下的幾乎每一邊都有一處大的裂縫出現。

有些在打坐中有困難的人來來去去的進出那兒,都受到益處。有時一些人會問我們說:「你們的房子整體看起來很棒,但為什麼在師父的房間裡有這些裂縫?」我們告訴他們地基進入很多水,所以裂縫就出現了。

後來我們告訴師父所有發生的事,師父就告訴我們換掉屋頂。

 

瑟瓦達(Sevadar)的會議

10月14日聖基爾帕辛 為瑟瓦達(從事無私服務的人)召開一次會議祂在會議中提到印度會出現一個艱困時期,與高賓辛古魯類似的時期,並進一步說,通常內戰都比外面來的攻擊更加危 險,祂以這件事告訴巴吉,師父心中知道在祂離開後,同修之間會出現許多困難,祂很清楚的知道巴吉是那一個能在艱困中挺立的人。所以師父問巴吉,假如會有一 場戰爭,他會提供多少軍隊。

巴吉問師父:「您為什麼需要許多軍隊呢?」聖基爾帕辛想了一會兒說:「嗯,是這樣的,如果現在來的就只是你一個人,祂能把工作交給一個人。」

半 夜,師父正在發加持物時問我:「蘇巴西詹德從那兒開始為印度的獨立而戰?」我說:「師父,我不知道,您比較了解。」(蘇巴西詹德為印度脫離英國的獨立而戰 是從德國開始。)師父給我加持物時壓著我的手,向我示意跟祂一起到祂房間去。到了裡面師父說:「我們會從西德開始我們的工作。」我回答:「師父,可是那兒 已經有一些中心了。」師父一語不發,但是我看見祂的眼睛幾乎淌下淚水。

 

師父給加持物

10月14日師父在阿姆里察中心,師父的開車司機馬漢先生在廚房為師父準備食物,師父一向都非常愛他。師父在廚房吃著東西,那時我不知道師父在那 兒,我打開門找馬漢,師父一看到我就叫我進去,我就進去了,師父站起來說:「我還有一半的食物在這兒,你把它吃了吧。」我回答:「師父,我不知道您在這兒 而開了門,我發誓我不會再這樣做了。」但是師父堅持著要我吃:「我用我所有的愛給你這份食物。」

馬漢告訴我:「到現在為止師父從來沒有正 在吃東西時從他的盤子裡把祂的食物給人,你很有福氣,把它吃了吧!」傍晚師父又在祂吃東西時問馬漢,是否還有剩下生麵團;還有剩下一些生麵團,他把生麵團 拿給師父,師父把它放在手裡壓了一段時間,再還給馬漢,告訴他:「把整塊麵團做成一塊恰巴第餅送去給醫生和他的妻子,要注意,這只能給他們不要給其他任何 人。」

 

委託未來的育人中心

1973年10月24日在納萬沙時,師父生病了。我去到師父那兒請求離開幾個小時,我必須去看看師父的農場,從阿姆里察中心去的同修已經在那裡收割稻田的莊稼。師父自身已經把這個農場給了阿姆里察中心以供應食物給那裡的公共廚房。

阿姆里察是印度第一個中心,師父吩咐要開始從事這種非常古老的公共廚房的傳統。

師父告訴我:「時間仍然很足夠,等著,我也會到那裡 去。」這是師父自身第一次提起要去農場。師父到達農場(就是現在建設基爾帕道場的地方)要我帶一些從井裡冒出來的水,然後我也帶了一些稻米,祂從那裡拿了 一粒稻米以及一杯水說:「假如你不接受我在阿姆里察看到的那塊地,那這裡的這塊地也很好,這邊前面的這個方向至少有100英畝的地需要用到。」祂指向現在 基爾帕道場建造的地方。

「你也要種植豆子,因為將來會有一個時代來臨,那時每天會需要大約8公擔,(1公擔等於100公斤)將來它會成為 一個全世界的人朝聖的地方。」於是聖基爾帕說:「我要建的這個育人中心尚未建造,它將建在這裡。」過些時候,我在德里時問師父有關這個地方的重要性,祂回 答:「時間會告訴你答案。」

 

在盧迪安納和師父一起過狄瓦利節

我們常和師父在一起慶祝狄瓦利節,我、我的妻子、庫望辛和蘭比爾辛遲遲才從香迪加到盧迪安納,師父還坐在床上用一條熱毛巾敷在臉的右側。當我問師父 時,師父告訴我,祂患了嚴重的牙痛,從早上開始祂雖然服用過很多藥物,可是祂一點都無法吃東西,那些藥物只能讓祂稍微得到一點紓解。

我 說:「師父,我有一種非常好的藥方,可以讓您馬上解除痛苦。」師父回答:「這不可能,我今天已經服下一大堆藥了。」我再說下去:「它確實有幫助,就像二加 二等於四一樣肯定。」因為時間是晚上11點了,師父說:「現在店面都關了,你要如何取得那些原料和樹葉?」我抬頭一看,看見在師父房間旁邊有一樣的樹,我 準備妥藥,師父漱口兩、三次痛就立刻消退了。師父問我:「你從哪兒得到如此好的藥?」我說那是從我的師父那兒得到的,因為有一次我牙痛得很厲害,師父在內 邊告訴我妻子那個藥方,然後我服用過後就好了。然後師父說:「現在我想吃東西了。」有一次師父說:「當孩子肚子俄時,父親也會餓。」那是一項功課。

有 時我們在屋子裡有一些問題,我們沒有吃東西,人們離開屋子,他們肚子餓著,他們就帶有情緒,師父說:「他們的師父一直都不高興。」所以我以這種方式想,我 們也感受到,我們由於繁重的工作而沒有吃任何東西,而且師父沒有吃任何東西,後來泰吉煮了東西,當她在供應食物給我們時,師父說:「我比他們更餓,我也需 要食物。」泰吉說:「是的。」師父說:「我愛每一個人,但是沒有人愛我」泰吉回答說:「愛您的人將成為『樹林中的一位流浪者』(旁遮普語),不愛您的人, 也會成為一位『流浪者』。那些愛您的人失去他們的心,然後也失去他們的頭;那些不愛您的人,他們如此認同這個世界,他們也沒有心和頭兩者。」」

 

 

阿姆里察中心前景,1980年
阿姆里察的師父房間
聖基爾帕辛放置基礎石
聖基爾帕辛放置基礎石時所用到的抹刀與容器
聖基爾帕辛與赫爾巴絳辛醫師:就在放置基礎石之後,泥水匠正在舖上銘扁時

聖基爾帕辛在生病期間說過:「我們將開一個眼科診所,在那裡為內在與外在的眼睛動手術。

 
聖基爾帕辛在旁遮普之旅期間,1973年10月
聖基爾帕辛給赫爾巴絳辛醫師與他妻子的加持物
聖基爾帕辛拿了一粒稻米以及一杯水的農場水井
聖基爾帕辛在旁遮普之旅期間,1973年
聖基爾帕辛分發加持物,1973年
Cookies make it easier for us to provide you with our services. With the usage of our services you permit us to use cookies.
More information Ok Decline